昨晚癱睡在沙發上,小超兒打開B站上就驚喜發現了一部極品的紀錄片,迫不及待要分享給你們。


《尋找手藝》




它簡直是紀錄片中的清流,由一個野路子團隊出品。


和我們印象中的紀錄片很不一樣,《尋找手藝》隨機拍攝,拒絕一切擺拍,不加修飾滿滿的真實感,眼尖的小超兒還看到制作陶瓷的大叔褲襠開著的拉鏈。


非常有特色,紀錄片中沒有煽情和吹捧,反而有不少官方吐槽。


可惜他失敗了



旁白也是很調皮,導演三人厚著臉皮在木匠家討飯吃、被啦嘛收留住宿,蹭吃蹭喝。


厚著臉皮請求吃飯


感覺自己被收留了





聚焦中國傳統手工藝的制作,展現了手藝人的質樸和溫暖。



坦白講央視高大上的紀錄片拍攝風格,看多了難免有些審美疲勞。


《尋找手藝》從拍攝者個人情感切入,不做作反倒給觀眾極強的代入感,更能自然流露出手藝人的質樸和溫暖。


連張景導演自己都說土得掉渣,是外行拍的紀錄片。錄影師是個客棧老板,出發前的一個星期才學會錄音,可以說是很任性了。


張景導演


因為有多年影片制作經驗的張景導演厭倦擺拍的套路:


我覺得這樣做最大的弊端就是,把真誠的人也變得不真誠。


帶著“為中國傳統手藝做點什么”這個愿景,40多歲的張景賣掉了北漂近20年買的房子瘋狂籌錢,投入一百多萬干了3年,欠了一屁股賬。


請不起專業人員,買的設備都是二手的殘次品。自己也沒有錢做推廣,一路磕磕碰碰終于出品了,卻遭到近20家電視臺拒絕:


太不專業了吧,畫面不行、聲音不行


太個人化了,重新配音,按照傳統規格重新做一遍.........


最終還是B站的運營人員主動聯系幫忙把《尋找手藝》推上了首頁,讓世界各地的網友看到了那些快要失傳的手工技藝。



B站彈幕


小超兒帶著滿滿的期待一口氣擼完,越看到后面,越無法自拔。更有趣的是,導演在片中的日常自我檢討!


覺得自己很矯情,出來一個月就想家



這次的拍攝,以為是為了夢想


其實仍然是為了錢



他們從北京出發,一路往新疆,西藏,云南,湖南,再往北。


經歷了126天,拍攝了100多項傳統手藝。


小超兒驚嘆那些從未見過的繁復手工藝,但也心酸那些無人繼承而丟失的技藝。


例如現在已經很難找到了桑皮紙,就是古裝劇中可以用手指沾口水就戳破窗戶的那種紙。



用羊皮制作成的筏子。




要4個月全手工制作的新疆花氈。



導演和兩個拜把子兄弟就一直開著一輛破車隨走隨拍,他們沒有事前約訪。


令他們糟心的是出師不利,頭幾個點沒拍到。



也因為沒有計劃,途中也收獲到不少驚喜。


去到新疆,紀錄片才慢吞吞進入了手藝的世界。


英吉沙小刀,算得上中國最精美的傳統手工道具,以家庭作坊為單位。



一把小折疊刀,看似簡單。


但背后需要全手工制作至少40道工序,還要經過無數次的調整。



在英吉沙,每個做刀的人身上都會有大大小小的傷疤。


傷疤,幾乎是新疆做刀人的標記。


鏡頭中的小哥,麥麥提日木鼻子上就有一道很明顯的傷疤。


 


25歲的小哥已經制作折疊刀16年,即使這樣一個熟練的工匠,一天最多也只能打造3把。


在制刀的過程中,麥麥提克日木十分專注,手法嫻熟而沉穩。



因為每個環節都會隱埋著危險,在拍攝過程中導演就抓拍到鐵砂濺射到小哥的眼睛中。


導演三人去到哪拍到哪,一路尋找拍攝點。



關注的不只有快遺傳的手工藝,還有手工藝人給他們帶來的心靈沖擊,也讓導演再次認真思考什么才是匠人精神。


在西藏,他們遇到佛像制作的最高水準人,29歲的土旦次仁,人們叫他土旦大師。



制作佛像的每個細節都有嚴格的佛教意義,一錘一錘的敲打,精雕細琢。



因為工藝水平高,土旦大師手頭上的單子從不間斷。



導演三人去到時,他們正在打造的一尊一米多高的蓮花生佛像,這是土旦大師捐給寺廟30萬造價的佛像。




一筆佛像造像訂單最高可以有幾百萬,但土旦大師并不富裕。


面對鏡頭他憨厚的笑了笑,說:


有錢的時候捐金子,捐佛像


沒錢的時候,我們就免費給寺廟做,不要人工費



導演原以為賣掉房子,為了夢想拍紀錄片是很了不起的行為。但遇上了土旦大師,導演自己覺得很慚愧。


下面又到了日常檢討的時刻,導演在紀錄片中diss自己。



這也是手藝最難得的魂魄:付出。


還有13歲開始刻經,刻到今年已經21歲的小哥。


他在有260多年歷史更慶寺里的德格印經院工作,用不利索的普通話和導演聊天:


刻的時候好好刻,慢慢刻


對這個板子好一點嘛,這個不好好刻的話


我們死了的時候,因為這個,害怕得很



他明明可以提高制作速度,但他并沒有。


因為對他來說這不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種信仰。


在云南,導演張景第一次對著手工藝人留下了眼淚。


那是每天都坐在墻角做傘,80多歲的傣族油紙傘做傘老人坎溫。



整個制作過程中,老人一直在忙活著,沒空理睬鏡頭。


老人在用棉線固定傘骨架時,一次次斷線,斷了8次。這種不加修飾和掩蓋的真實更容易觸動觀眾的心。




每斷一次,老人的表情都會忽然地愣一下,然后心急地嘗試下一次,表情看起來十分沮喪。




小超兒特意查下資料,有幾千年歷史的傣族油紙傘,一直以來是傣家人引以為豪的傳統手工藝之一,也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っ?。


幾年前,這里的傳統做傘被媒體發現時村里還剩下四位老人在做,但導演張景去到時只剩下坎溫老人一個。


然而如今,這位老人今年二月份也去世了。


殘酷的歲月,帶走了先人的智慧。



雖然隨著時代發展,油紙傘早已淡出了人們的生活。也因為需求量小、制作過程繁瑣、不賺錢等原因,傣族油紙傘面臨失傳的境地。


太多的手工藝小超兒第一次看到,《尋找手藝》更像是活生生的博物館資料。


感嘆手工藝的落寞和后繼無人,印象深刻的是侗族造紙的兩位老人最后一次造紙,她們用完最后的原料就不再做了,這一幕剛好被導演撞見拍了下來。



《尋找手藝》記錄到還有很多傳統手藝僅存在個別老人手中,比如隱居山村的李臘補老人,是唯一的水鼓傳承人。


 


他們都是名不見經傳,以手藝為的普通人,沒有任何光環。


他們的堅持,不僅是對生活的堅守,更是對文化的擔當。


朱宣堂大哥堅持修秤,因為他知道,如果沒有他,傳統桿秤就會失傳。


那說到底什么是匠人精神?其實手工藝人自己也沒思考過,吐爾遜冰.祖農寧愿自己少賺點錢,也要多做點陶器留給世人。



手藝,是人類文明的精美載體,也是先人智慧的生動體現。


從小生活在農村的導演,他覺得那些山林生存技巧無法傳授給孩子們,但這些智慧至少可以作為影像保留下來,所以就有了《尋找手藝》。


但是有些智慧至少可以作為影像保留下來,畢竟這些智慧讓中國得以延續數千年。


也有必要讓孩子們知道,中國,遠遠不止你身邊經??吹降哪切?。


手工藝人,還有他們的手藝、他們的產品,連同他們的環境,形成一種無形的溫暖。



情懷雖然不能為紀錄片制作水準加分,但導演張景歷經風霜拍攝的這三年,賣出一套房子攢錢拍紀錄片為100多位手藝人留下了珍貴的影像,這是實實在在的作為。


在小超兒看來,這種堅持和行動同樣是一種難得的工匠精神!


2017年10月16日

上一篇

下一篇

紀錄片《尋找手藝》因為太真實,這部良心片遭拒播!

它簡直是紀錄片中的清流,由一個野路子團隊出品。和我們印象中的紀錄片很不一樣,《尋找手藝》隨機拍攝,拒絕一切擺拍,不加修飾滿滿的真實感。非常有特色,紀錄片中沒有煽情和吹捧,反而有不少官方吐槽。

添加時間:

推薦閱讀: